引用: 在阿根廷作家Ernesto Sábato艾內士多.薩巴多1961年出版的小說Sobre Héroes y Tumbas「英雄與墳墓」中,有這麼一段情節:

一個義大利移民第二代在酒吧裡抱怨阿根廷的現況,由足球一直罵到政治與經濟。在一旁聽著的一個由義大利剛到阿根廷不久的年輕移民,聽到了他的抱怨,也開始跟著罵起阿根廷來了,罵著罵著,這位移民開始談起他的祖國義大利在政經技術上的各種急速發展,一副心嚮往之的樣子。這時一開始在抱怨的移民第二代突然發起飆來,對著剛來的移民罵說:「如果那邊那麼好,你幹嘛不滾回去?」

在這幾天我們看到的幾位所謂高級外省人的言行,讓我想起以前讀過的這一段文字。阿根廷是一個移民國家,移民來源主要以西班牙、義大利、亞美尼亞、威爾斯(阿根廷南部)、敘利亞(阿根廷北部)為主。據說在一二次世界大戰之間,來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的義大利移民數量甚至超過首都當地的人口。也因此阿根廷學者一直對於移民如何融入阿國非常的重視。(至於政府,則是採放任漠視態度)。在20世紀初,當地學者提出了對移民融入阿根廷社會的過程提出了這樣簡潔的描述:「土地的勝利」La victoria del suelo或El triunfo de la tierra.。移民的第一代往往在感情與文化上與母國較相近,往往難以100%認同其移入國家,但是他們的第二代則因出生在移入國家,與母國的關係相對薄弱,因此較易認同其出生地的國家,文化的融合因此完成,而土地也獲得最終的勝利。舉例來說,就連最難融入當地文化的猶太人,也會認為他們與住在美國或以色列的猶太人不一樣,雖然他們同樣都是猶太人:他們自認先是阿根廷人,之後才是猶太人。

但是同樣是亞洲人,我發現其他亞洲國家的移民對於融入當地社會有極大的排斥感:以前在秘魯碰過清末至民初到當地挖銀礦的廣東移民後代,他們之間居然還說廣東話—雖然那種廣東話搞不好連廣東人都已經聽不懂了。相較之下,猶太人會說猶太人間通用語言Yiddish的其實不算多。以我個人的經驗,東亞民族只有日本人融入當地文化的速度最快。基本上大部分的「二世」(第二代移民)都已經連日文都不太會講了。而台灣人、中國人或是韓國人,其實都很難也很不願融入當地文化。在日本、美國甚至是布宜諾斯艾利斯的「韓國街」「中國城」「小台北」正是最好的寫照。其他東南亞/東北亞民族,則恕我無知而無法評論。

而在台灣的中國人則是特例中的特例。K黨在由中國遷移至台灣時,企圖在台灣將外省權貴族群打造成一個特殊種性階級。這個特殊階級在台灣建立一個虛幻的中國(如中華民國憲法、以中國地名命名的街道與台灣地名,及以中國為中心的官僚體制及教育)外,以將這個特殊階級所享有的特權合法化,並沖淡台灣的主體意識。而在對台灣所有住民大肆鼓吹「大家都是中國人」的言語的背後,沒說出來的卻是「只有我們剛由中國遷移過來的才是高級中國人」的血統歧視種族主義。因此在二二八有系統的清除了台灣的知識份子,再利用三七五減租及四萬舊台幣換一元新台幣的策略削弱台灣原有的地主及中等階級的經濟力量,以及在升學考試及公務員錄取中特殊的省籍保障,確保以親K黨的外省人為主的公務官僚能在經濟面成為既得利益者。同時K黨並鞏固台北為統治中心,將政經教育資源集中於台北便於管理,造成之後「高級台北人」VS「低級非台北人」的神話。並將較弱勢的中下階級外省人放逐至山區離島中南部等「偏遠地區」,任其自生自滅。在這樣的環境下,「外省」成為一種「階級」,一種統治的階級,一種價值觀。而要求這些移民承認土地的勝利,也就是他們是台灣人,而非中國人,成了一件困難的事。一方面他們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另一方面要求社會中較高階級,認同較低階級的價值觀,原本就是一件困難的事。當你來「統治」,而非「移入」一塊土地時,是土地要適應你的價值觀,而不是你適應融入土地。

但是還是有所謂的「外省」與臺灣人體認到K黨所建構的中國的虛幻,於是有人移民他國,有人轉而投向真正的中國,統治著中國土地的共產中國,也有人決定敞開心防,讓土地走進他的心,成為台灣人。也有希望K黨的謊言能夠持續的人,因為那是他們權力與階級優越感的來源。最後這些人,就是所謂的「高級外省人」。他們鼓吹著中國至上論,以與台灣的本土思潮相抗衡。他們或許會找中國人來撐腰,但是那不過是面對低級被統治者,維持權力與優越感的一種手段,因為你叫他們跟中國廣大群眾站在一起,他們可是不願意的:高級人,當然只跟中國高官平起平坐而已。而且還得先拿到外國居留權作保障。葉公也許喜歡龍,大呼龍族至上,不過他可不想跟龍住在一起。我很想跟文章最前面所提到的,那位已經認同阿根廷是他自己國家的義大利移民二代一樣,對著這些「高級歪省人」大喊「如果中國那麼好,那你幹嘛不滾回去?」但是我知道他們不會的,一方面因為他們虛幻的中國已經破滅,另一方面是因為在假共產真資本主義的新中國,可沒有幫「高級歪省人」他們留下「統治者」的權力優越位置。以中國主體意識看來,他們已經不是中國人了;他們不過是台灣的吳三桂。等到獲得江山之後,就算你吳先生不反,中國政府也會整肅你。所以,你可以當高級流亡外省人,也可以當普通台灣人。就看你怎麼想。至於我,當然就是一個普通臺灣人而已。而我也相信,土地終將會勝利。
創作者介紹

感謝您,台灣之光!

MS06Fz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